落叶知秋

初三狗∪・ω・∪

陌上星辰

第一次写原创,不喜勿喷……Let's go





陌上星辰
[楔子]
  一杯水,一壶茶,我看着你;
  一首诗,一句话,我听着你;
  手落,抚琴,琴音弥漫;
  唇启,轻奏,箫声四起;
  不知何时才可为你,再奏一曲……




[壹]
        一位白衣少年,在校场上练着剑,手灵活的翻着一个又一个的剑花,汗水滑过脸颊,顺着脖子流下,湿透了衣衫,“师兄,歇歇吧,你都练了一上午了。”少年身后传来弱弱的女声,他听闻后便收了剑,朝来人笑了笑,“灵儿,你怎么来了?”“师兄你都练了一上午了,师娘让我来叫你回家吃饭。”“嗯,我知道了,谢谢灵儿,你先回去吧,我马上回来。”“嗯,师兄你快点哦!”“知道了……”带少女走后,少年低头看着这把陪了他三年的佩剑,手轻抚上上面刻的字——星辰。“你……在哪儿?”少年的眼神有些迷离,回忆着三年前那人把这把剑给他的神情。
        初见那年,他不过十四岁,而那人还比他要小上两岁,他记得当时他本是在山上打猎玩儿,遇上了那人,而且在遇见那人没多久后,他的剑就莫名其妙的断了,他还记得当时那人笑嘻嘻的把自己的那把剑递给了他,“诺,拿去吧”“?为何?”“你的剑断了,回去不怕被打吗?”“……就算拿了你的剑我还是会被打啊……师傅一眼就看得出来……”“emmm,没事的,你先拿着,相信我,你师傅肯定不会打你的,没准儿还会感到惊讶呢!而且你看,这把剑可是认了你为主的啊”“那我拿了这把剑,你怎么办?”“我?别担心啦,我师傅是铸剑师,很厉害的,又不会因为丢了一把剑打我,做一把剑分分钟搞定的事”“……那你待会儿怎么下山?”“我还有箫呢!我的箫可是可以做武器的,你看厉害吧!诶!天都要黑了,我先走了,回去晚了会被师傅骂的,拜拜,后会有期!”“多谢……”他记得当时他的话都还没说完,那人就走了,他连名字都还没有问呢……那天晚上,他回去后老老实实的向师傅请了罪,但是他的师傅不仅没有骂他,反而还佷惊讶,至于那天师傅还说了什么话,他都已经不记得了,于是也不再去想,摇了摇头将那些回忆赶出脑外,回大厅用餐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刚入大厅,便听见师傅父和师娘一脸严肃的在高台上对弟子们说些什么,他没怎么听,待到用餐结束后,他的师傅叫住了他,“洛箫,你来一下”“是”洛眠雪带着他到了自己的房间,“师父,有何事?”“箫儿你已经十七了吧?”“是……怎么了?”“你还记得星辰吗?就是你那把剑。”“记得,星辰……怎么了?”洛箫听见师傅要和他谈星辰时,心跳不由得加快了几分,“星辰乃上古圣剑,是以天地奇石而铸吸收天地之灵气,因夜时发出似星辰般璀璨的光芒,因此此剑名星辰。传闻此剑只认两位主,并会一直守护他们。与星辰剑齐名的是另一把剑名作陌蓝,此剑薄如蝉翼却削铁如泥,与星辰剑出于同一人之手……”“师傅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?”洛箫打断了洛眠雪,但洛眠雪并未理他,继续道:“陌蓝与星辰皆为名剑,陌蓝属阴,星辰属阳,双剑合璧,可灭天地,无可敌……箫儿,我命令你现在把星辰给我,我现在先替你收着,防止哪一天出事了……”说罢便来拿星辰,洛箫用一只手护住星辰,另一只手以掌抵御洛眠雪的进攻,“师父,此剑不可给你,你放心,我是不会出事的……”洛箫看着洛眠雪的反应十分纳闷,有些疑惑微蹙了眉开始怀疑此人的身份。“不行,给我!师父的话你都不听了吗?”洛眠雪的招式越来越狠,左手一掌拍去右手取走别在洛箫腰间的星辰,却在接触到星辰时被一股力道推开,“唔……怎么可能,星辰不是认两主吗?为何会……”待他抬头,便看见洛箫手持着星辰抵住他的咽喉,“洛箫你干什么?放下星辰剑,你这是对师不尊!”“你不是我师父,师父是知道我是此剑的第二位主人”“呵,原来如此……”“现在该我问你问题了,请问阁下是谁?为何假扮鄙人的师父?鄙人的师父现在又在哪儿?”“不错不错,礼仪到位,警惕到位,反应到位……”听见此人在这里自言自语,并未把他所问的话听进去,洛箫眯了眯眼,手上的力道加深了些许,“我说洛箫你别急啊,真是和你师父一个性子,不过那混小子还真把星辰送人了啊……”“混小子?你认识赠我星辰之人?”“何止认识啊,他可是老夫徒弟”“那你为何不知我乃此剑第二位主?”“我哪是不知?此剑先前是认过我为主的。”“什么!那它为何现在不认你了?”“多半是那个混小子搞的鬼,当初那混小子回来告诉我他把星辰送人了,我还道是他自己弄丢了,结果是真的送人了啊……星辰陌蓝皆为我之手,以上古圣剑融入奇石陌蓝与星辰所铸……”“那现在阁下可否告诉我阁下是何许人也?”“云剑门,云知”洛箫见他道出了名讳也便收了星辰剑,抱拳道:“久闻云知前辈习易容术,一般人不会轻易认出,今日一见,果真如此。”“不过还是给你认出来了。”“说明我不是一般人。”“……警惕性还不错,人也比较聪明,洛老头还真是收了个好徒弟……唉,我那混小子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……好了,闲聊到此结束,我此次到来是为了告诉你,你师傅现在在我那里养伤,勿念。”“师傅怎么会受伤!”“也该先给你说说以前的事了……十四年前,你师父刚从你师祖那里继位,成为本代门主,但是在举行传位大典时,有一派门生不服,因为他们的老大,也就是你师父的师弟,他们说是你师祖偏心,闹着要反抗,他们当时直接打断了正在进行的加冕仪式。你应该知道吧,在门主传承中,加冕时会有巨大灵力灌入,若被打断灵力会失控,加冕者与被加冕者都会受到相应的伤害,加冕者轻伤居多,被加冕者少为重伤,多为死亡……你师祖当时为了救你师父,在最后将你师父推了出去,自己进入了被加冕者的地方,代替你师父去承受那股灵力,最后当场毙命……而那群人从那天后也再也未出现过,但他们当时说,‘十四年后,我们还会回来,夺取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,下一次,你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了!’”“那我师父现在为何会在前辈那里养伤?”“你师父回来时遇刺,受了伤,所以在我那里养伤,不过还好并无大碍,死不了。他在我那里也很安全。”云知顿了顿,看了洛箫一眼,看见洛箫阴沉的眼色,“你师父还让我告诫你,打理好箫雪门,在没有一定实力条件下万万不可去查此事,而且从现在开始箫雪门需随时进入戒备状态。”“嗯,我知道了,谢谢前辈。”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下山?还是留在门中?”“下山吧,这里还有师娘和一些有实力的弟子,少了我暂时没什么问题,我现在还太弱了,需要出山历练,那么云知前辈,师父就先拜托你了,多谢。”“好,小子,我等着你加冕成王的那一天,届时老夫定亲自前来祝贺。”“谢前辈。”“唉,我倒是挺中意你这小子的,要不是洛老头收了你做徒,我肯定是要把你抢来叫师父的……罢了罢了,你快下山做准备吧。”“那么晚辈就先告辞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未完待续]
   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4)